机床“巨头”大连机床的陨落

发布时间: 2017-11-25
所属栏目: 新闻资讯
点击数:

一、机床“巨头”的陨落

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连机床”或“公司”)主要从事机床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包括普通机床、数控机床、立式加工中心和卧式加工中心等。公司前身为大连机床厂,1997年经大连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与大连第二机床厂合并为现公司(国有独资企业),后经改制成为民营企业。截至2016年6月末,公司第一大股东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原经营管理团队组建,以下简称“高金科技”)持股65%,第二大股东国有企业大连工业发展投资公司持股20%,第三大股东大连博宇创世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持股15%。

2011年至今,大连机床在债券市场发行多期债券,违约债券共计8只(参见表1)。2016年11月21日,公司称因“技术性”原因,“15机床CP003”于2016年11月22日延迟一天兑付应付本息,评级机构下调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至AA-,评级展望为稳定;2016年12月9日,评级机构将大连机床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再次下调至A,并将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2016年12月12日,因公司2016年3月16日发行的5亿元“16大机床SCP001”未在2016年12月12日兑付(到期日为2016年12月11日,非工作日顺延1天),已构成实质性违约,评级机构再次下调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至C,并相应调低债项等级。

2017年8月24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对大连机床的自律处分,称大连机床在“16大机床SCP002”、“16大机床SCP003”信用增进措施信息披露存在重大遗漏,未及时披露企业多笔债务逾期情况且未及时就该事项告知主承销商、提示其召开持有人会议,未及时披露“16大机床SCP003”募集资金用途变更情况,未披露重大资产抵(质)押情况,未披露2016年年报及2017年一季报等问题,并对大连机床进行公开谴责,责令其针对本次事件中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暂停大连机床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

然而大连机床的违约情况不止出现在债券市场上,公司及其子公司在银行的贷款也出现了大面积违约。根据公司2017年10月30日发布的《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关于披露本公司及子公司近期征信情况的公告》,截至2017年10月30日,公司累计欠息为6.45亿元,银行承兑汇票垫款为20.71亿元,逾期借款为53.19亿元,合计为80.35亿元,占2015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55.31%。

2017年11月10日,大连机床发布《关于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四家公司提出重整申请的公告》,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受理大连金园机器有限责任公司等债权人对公司、母公司高金科技、子公司数控股份以及数控股份子公司大连华根机械有限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同月15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指定重整管理人。此外,高新科技持有的上市公司*ST东数(股票代码:002488)49,376,000股股份已被威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裁定拍卖。昔日的机床“巨头”、“转型范例”在供给侧改革中走向“陨落”,成为又一列由债券连环违约引发的重整案件。

2.jpg

二、信用风险特殊性剖析

除了经济下行和行业低迷外,大连机床本身议价能力较低,资本支出大幅增加的同时经营获现能力日趋弱化,加重了企业债务负担,资产与负债期限错配使得流动性压力骤增,同时再融资空间极窄,加之公司治理与管理存在一定问题,最终流动性风险暴露引发债券违约。

(一)机床行业具有明显的周期性特征,近年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在供给侧改革的驱动下,机床行业呈现低迷态势

机床行业作为装备制造业的基础,具有与宏观经济环境高度相关性和周期性特征。自2011年进入下行通道以来,行业内企业一直处在应对下行调整与转型升级的双重压力之中。根据中国机械工业联合数据,2011年至2016年,全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增速一直呈现波动下行的趋势,2016年分别为6.1%和6.3%,较2011年下降25.2%和23.0%;企业亏损数量由2011年的359家升至2016年的818家,行业亏损额由2011年的15.99亿元增长至72.77亿元。

机床行业主要原材料为铸件、数控系统、电机、轴承和液压件等,因此钢材价格的波动直接影响机床企业的利润水平;此外,中高端机床的核心零部件主要依靠进口,因此在成本控制上存在一定的难度。机床行业下游主要集中在汽车、传统机械、电子与国防军工领域。其中汽车行业需求占比最高,约为45%~50%,传统机械约占20%~25%,军工约占15%~20%,电子约占5%~20%。2011~2016年,机床行业主要下游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增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2016年,汽车制造业增速较2012年下降28.30个百分点,通用和专用设备制造业较2011年分别下降32.90个百分点和41.80个百分点,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减少31.60个百分点,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下降幅度最窄,为18.40个百分点(参见图3)。下游领域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收窄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机床工具行业的发展,加之国内企业订单极度萎缩,进口机床持续涌入,国内机床行业呈现低迷态势。